首页 > 古代言情 > 农园医锦
文 / 姽婳晴雨

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狗血蛋疼的结局(下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    一进基地大门,顾夜超凡的耳力,就听到有人议论:“你们听说了吗?‘晨夜’军团的一把手,世界第三的高手晨曦(晨曦是凌宸的代号),今天突然吐血昏迷,到现在都没醒呢!”

    “顾药剂师出门任务去了,晨曦不会遭了对头的暗算吧?‘诺言’军团不是在跟‘晨夜’争基地第一军团吗?诺言的首领阴险毒辣,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嘘!诺言的爪牙无处不在,被他们听到了,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可靠消息,今天诺言的首领也出事了!我怀疑有人暗中谋划挑起两军团大战,好坐收渔翁之利!”

    顾夜听到凌宸吐血昏迷,就没心思再听下去了。她喝了一口药剂,以百码的速度,朝着晨夜大本营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“咦?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影子,好像是顾药剂师呢!她回来就好了,凌宸说不定还有救!”

    “尘哥哥!尘哥哥!!”顾夜老马识途地来到了凌宸的房间。军团的二把手、三把手和军师都在。

    她把人挤开,手熟练地搭在凌宸的脉搏上。

    军团二把手、三把手和智囊诧异地看着她的动作——药剂师什么时候学会的把脉?中医早就没落了,他们也都不信这个。通过脉搏跳动,能看出什么来?

    还有,刚刚小暗夜叫晨曦什么?宸哥哥?这俩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?晨曦终于把人追到手了?啧啧,晨这家伙瞒得可真够紧的!

    脉搏强壮有力,不像是生病或中毒的样子,顾夜松了口气。可是看到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的凌宸,她担忧的同时,心中又升起一丝丝希冀:跟她一样,拥有两世记忆的尘哥哥,是不是要回来了?

    顾夜跪坐在床边,紧紧地握着凌宸的手,心中紧张、忐忑、期盼……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她感觉都要呼吸不过来了!

    智囊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儒雅男子,他也是早期跟着凌宸的一员,可以说是看着顾夜长大的。见她如此担心,心中替凌宸高兴不已,小丫头终于开窍了。

    他拍拍顾夜的肩膀,安慰道:“晨曦身体素质一直不错,不要太担心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看到一只小黑猫,跳上了床,在凌宸的脸上盯了好久,又凑上去闻一闻,好像在辨认能不能食用似的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抽了抽,问道:“乱世后,宠物猫已经很少见了。这是从哪儿跑来的,赶紧扔出去。别让它抓伤了首领!”

    弑天白了他一眼:什么宠物猫?本兽是变异豹大人,还不匍匐在本兽面前唱征服,鱼唇的人类……

    诶,诶!谁?谁这么大胆,竟然拎本兽的脖子?想早点投胎,是吧?金色的眼瞳,接触到一双冰冷又熟悉的眸子,弑天顿时怂了。谄媚地舔了舔那双眼眸主人的手:主子,您醒了?您虽然换了样貌,您忠心的仆从还是一眼就认出您了……

    “尘……哥哥?”顾夜试探地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宸一骨碌坐起来,抓住她的肩膀,认真地打量着她。确认她毫发无损后,才松了口气,道:“抱歉,没能第一时间去救你!你安然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尘哥哥……吗?”顾夜有些不太确定。仔细地盯着凌宸那张刚毅英俊的脸孔看着,想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再看也看不出花来!对不住了,不是你喜欢的花美男!”凌宸宠溺中带着几分调侃地道。

    “尘哥哥,真的是你!呜呜呜呜……我好怕——”顾夜扑上去,双腿缠在他的腰上,双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。尘哥哥回来了,她悬着的心终于能放下了。放松之后,一股委屈升上来,顾夜哭得稀里哗啦,一发不可收拾!

    “别怕,尘哥哥在呢!咱们约定好了的,不是吗?”凌宸紧紧地搂着小姑娘,轻轻拍着她的背,认她在怀里发泄着。如果是他独自一人穿回来,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没有她的打击!

    晨夜的二当家卢大武恨恨地道:“那个林一诺真是可恶!竟然买通了三大队的人,要置暗夜于死地!小六,你带着兄弟去城外守着,等三队长他们回来,就地正法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三当家楚山,一直把顾夜当做小妹,听到消息也气愤不已,要不是首领这儿出了问题,他早就带人去救人了!楚山领了二哥的命令出去——诺言的人真是可恶,欺负我们晨夜无人了吗?先解决掉叛徒,再收拾诺言的那帮家伙!

    顾夜欲言又止——她本来想自己动手的。不过有人愿意替自己出头,她的懒病又犯了。有尘哥哥在,她就可以做一个无脑人,什么都不用考虑了。专注做米虫,让尘哥哥养着!

    “大当家,‘诺言’的首领求见!”一个年轻人进来禀告道。

    顾夜嘴角抽了抽,每次听这个称呼,她都感觉自己不是在军团,而是在土匪窝里。太复古,太彪悍了,有木有!这称呼,还是二当家叫开的呢!

    二当家暴脾气,当场拍碎了一张桌子:“他还敢来?算计我们的小暗夜不说,还把大当家气得吐血。现在还上门挑衅,当我们是泥捏的吗?”

    凌宸眸子暗了暗,淡淡地道: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二当家顿时感到屋内的气压,仿佛降了好几个维度。咦?冬季还没到,怎么就开始冷了?难道冬天又提前了?这样下去,大半年都被冰雪覆盖,人类的生存更加艰难……

    智囊更是觉得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,头儿的气势又增强了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威压”吧?

    顾夜取出一堆的药剂,放在床边的桌上,拿着其中一瓶闪烁着诡异莹紫色的药剂,漫不经心地摆弄着。这是一瓶能不知不觉挥发,让人失去行动能力的药剂。那“诺言”的首领,虽然也是有名的药剂师,但她自信,自己的“傀儡”药剂,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林一诺是一位身材修长,肤色雪白,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子,看上去跟顾夜差不多年岁。乱世起,人类衰老的速度减缓。已经三十出头的顾夜,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。这也跟她的娃娃脸,和娇小的身材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娃娃脸,婴儿肥,杏眼,翘鼻,嘟嘟嘴,一米五多一点的身高,让她乍一看上去,跟未成年的小姑娘似的。她两世加起来,已经是超过百岁的老妖怪了!

    “林首领,怎么想起到我们‘晨夜’做客?真是稀客稀客呀!”顾夜把玩着药剂,掀开眼皮,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智囊刘毅略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小暗夜性子沉闷,不太爱讲话,今日竟然主动开口——看来是气狠了!

    林一诺神色莫名地盯着顾夜看了很久。久到凌宸都醋了,一把将小姑娘揽到自己身后,眯着眼睛威胁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林一诺又把视线移到凌宸的脸上,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。顾夜从尘哥哥后面伸出个脑袋,不悦地道:“林首领,你盯着我家尘哥哥看啥呢?没听说你对男人感兴趣啊!”

    当她“尘哥哥”的称呼一出,林一诺眉头顿时舒展开来,脸色变得和缓了许多:“顾药剂师的全名,是不是叫……顾叶儿?”

    顾夜和凌宸均是一愣。熟悉顾夜的人,要么叫她的绰号“暗夜”,要么叫她顾药剂师。她的名字顾夜,知道的人本不多。顾叶儿这名字,只有在上一世的时候有人这么叫过她。

    林一诺缓缓露出笑容来:“二当家,刘毅大哥,我想跟凌大当家和顾药剂师单独谈谈……”

    二当家看了凌宸一眼,见他不反对,便道:“行,我跟毅子在外面守着,有什么事,喊一声我们就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出去,林一诺便噗通一下,跪在了顾夜面前:“师父!我是林诺啊,师父!!”

    啥?她的得意弟子林诺?也跟着穿过来了?还穿到他们的死对头身上?顾夜黑线不已,赶紧把他扶起来,让他坐下慢慢说。

    “徒儿帮着师弟、师妹们,办完师父和老宁王的丧事,徒儿毕竟年事已高,力有不逮,便歪在床上睡着了。结果一醒来,竟然成了‘诺言’的首领。

    徒儿脑子里混乱得很……从记忆里找到‘晨夜’军团,让我想到了师父您的‘晨夜’化妆品。又从属下的口中,得知晨夜的药剂师姓顾名夜,便忍不住匆匆过来探看一番……没想到真是师父和宁王!”

    林诺像找到组织似的,拉着顾夜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。他闹不明白,他怎么一觉醒来,就成了林一诺了呢?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林诺眼巴巴地看着她,等着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顾夜翻了个白眼,她哪知道是怎么回事?她跟尘哥哥回来,是灵魂的回归,这还好解释些。徒弟这个古代的灵魂,穿到现代人的身上,让她怎么去跟这个古代人去解说?

    凌宸把小姑娘揽在怀里,对林诺道:“借尸还魂。你应该是操办我们的丧事太累,所以一睡不醒。灵魂飘啊飘的,来到这儿,附在了昏迷的林首领身上。至于为什么这样,我跟你师父也想知道!”

    顾夜点点头,有些伤感地问林诺:“我离开得如此突然,孩子们……一定很难过吧!”

    凌宸把她揉进怀中,安慰道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。老大都已经花甲之年了,就连最小的女儿也都当了奶奶了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林一诺点点头,道:“小师妹哭得最厉害,说以后她是没爹没娘没人疼的孩子了,启轩师弟一直强忍着悲痛陪着她,安慰她。师妹的夫君,也一直守在她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凌绝尘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女儿,闻言心里酸酸的。夫妻俩听林诺说着前生走后的点点滴滴。好在兄弟三人已经能独当一面,女儿也嫁了个值得托付的老公,孙子外孙们也都有出息。都是让人放心的孩子!

    林一诺走后,顾夜静静地依偎在尘哥哥的怀中,眼中含着泪:“对于前生,我最不舍的就是那些孩子。老大多省事儿呀!不但自己听话、乖巧,还帮着带弟弟妹妹。我制药的时候,从来都不打扰。咱们抛下孩子们,满天下地跑,也没有怨言……”

    凌宸静静地听她絮絮叨叨地说着,安慰道:“说不定这些孩子跟咱们有缘。现在又不计划生育了,咱们早点成亲,一个一个把他们再生回来便是!”

    顾夜突然在他怀中坐直了身子,瞪圆了眼睛看他:“你……这是在向我求婚?不行!没有玫瑰花,没有钻戒,没有气球,没有浪漫的求婚仪式,我可不会答应的!前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凌宸轻笑道:“前世婚前我虽然没向你正式求婚,玫瑰、钻戒,不是婚后都补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反正没有浪漫的典礼,我是不会答应你的……”没说完,凌宸的亲吻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顾夜被吻得轻喘连连,神魂颠倒,依然固执地道:“别以为你用肉.体吸引我,就能得逞。现在女人的贞.操观念,可不像前世那么严苛。你得到了我的身体,却得不到我的心!”

    凌宸忍着笑,继续下面的动作。顾夜忘记这一世的身体,还是黄花大闺女,情动之时,意乱情迷,却被一阵疼痛惊醒。她又开始哇哇叫疼,就好像被变异兽咬了似的。

    二当家听到动静,急匆匆赶过来,想要询问她伤到哪儿了。刚要敲门,听到里面大当家的喘息和隐忍的安慰声。他不由对着随后而来的刘毅摇摇头——大当家终于朝小暗夜下手了!

    晨曦和小暗夜,两人一个隐忍,一个不开窍,他看着都替他们着急。现在好了,等着喝两人的喜酒吧!酒?二当家舔了舔嘴,在这乱世中,酒绝对是奢侈品,好怀念乱世前的白酒、啤酒和红酒啊!实在没有,米酒也成啊!

    当天晚上,顾夜拿出上一世囤的好酒,妥妥的三十年佳酿,晨夜的大小头目们,庆祝铲除叛徒,和小暗夜的平安归来,来了个不醉不归。二当家抱着酒坛子,哭的像个四十多岁的孩子,口中嚷嚷着——十几年了,终于又能一品芳泽了,真特么幸福得快要死去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生基地三大爆炸性新闻:一是,死对头“诺言”军团和“晨夜”军团,终于结束了十来年的争锋,为了人类的未来和希望,握手言和。并推选出“晨曦”凌宸为基地首领。

    二是,“诺言”的首领,竟然拜“晨曦”的天才药剂师顾夜为师,向她学习高超的制药技法,不但尊称她为师父,还鞍前马后地侍候着,恭敬得不得了!

    三是,新上任的基地首领凌宸,竟然在城楼上,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,数以万计的气球向天才药剂师求婚了!并且很快举行了婚礼。

    那些想把顾药剂师泡到手吃软饭的小白脸、花美男们,芳心碎了一地——顾大药剂师,你不是说你喜欢俊俏、漂亮和韩式美少年吗?怎么嫁了个五大三粗的“粗人”?

    基地的人渐渐悟出了这些转变的原因——世界排名第三的凌宸,武力值突然间提升了一大截,开启了灵智的七阶变异兽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朝阳基地的金默然,末日第一高手的地位不保呀!

    难怪诺言突然与晨夜合并呢,天才药剂师的下嫁,估计都是碍于他的逼迫,走投无路才委身于他……

    林诺扶额:什么叫委身于他?是两大军团联合,好不好?师父听了,不会吃醋吧?他要不要领个任务,出去避避?

    新纪元十六年,新生基地的天才药剂师,制出了能够永久提升人类潜能的药剂。人类中激发出了又不同能力的新人类,这些能力被定义为:火系、水系、木系、金系、土系,和身体强化系。

    新生基地的首领凌宸,成了凤毛麟角的金系和火系双异能者。新生基地无论安全系数,还是生存空间上,都大大提高,成了乱世后人类向往之地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年,天才药剂师又研制出了变异兽抑制剂,能抑制住高等级变异兽的速度、力量等能力。本来处于弱势的人类,开始疯狂反击。

    新纪元三十年,变异兽被消灭殆尽,人类从此进入了崭新的时代……

    而人类,永远地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,他们分别是——凌宸和顾夜!被后世尊称为人类救世主!

    这对神仙眷侣育有四子一女,一生恩爱……

    (全文完)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