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朝烟

第1404章 怕不是在梦游?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    正文 第1404章 怕不是在梦游?

    北使气急败坏的想要所有的西沧将士都冲上去,将士数量的优势总是有用的,正在这个时候,旁边的道路上,北帝的军队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,人马众多,看起来很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

    北使一看,不明白这北帝到底是敌是友,吓得连忙高喊:“撤退!快后退!”

    西沧将士吓得落荒而逃,拔起腿就跑,唯恐自己逃不过东华和北帝的攻击。

    然而,北帝根本无心作战,金将军不过就是来做做样子,准备白白的拿走东华的十八座城池而已。

    一群北帝的将士更是佯装很厉害的样子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,耀武扬威的看着后退的北使带领的西沧大军。

    墨玄珲前来到金将军的身边,一眼就看出了金将军根本就不用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墨玄珲,你也看到了,本将军才刚来,那西沧就怕了,我还没干什么他们就退步了,所以,你们不用怕,有我们呢!”金将军越说越是得意,趾高气昂,得意洋洋的看着眼前的墨玄珲。

    墨玄珲冷笑着说道:“将军说的是,我们东华现在确实劣势,但是尚且能让西沧不敢过来,那北帝的将士如果明天做了急先锋,岂不是让西沧一下子全军覆没?”

    金将军不傻,才不想这样上去挨打,连忙说道:“那不行,我们怎么能做急先锋,我们刚刚急行军到这里,还要休整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将军是怕了?北帝这样的实力竟然会怕西沧,着实可笑!”墨玄珲带着手下一同嘲笑金将军。

    没想到,金将军就是上了墨玄珲激将法的当,一下子就答应了明天做急先锋的事情。

    晚上,墨玄珲来到了金将军的大营,提醒这说道:“你要知道,北使带的西沧已经打了很多场,他们一定不会掉以轻心,而且每次作战他们都喜欢走强攻急打的路线,你可要多加注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金将军嘴上答应,心底根本就没有当成一回事,只是敷衍着墨玄珲。

    墨玄珲出了营帐只觉得金将军并不聪明,甚至有些目中无人的愚蠢,这种人就等着吃亏吧。

    翌日,金将军觉得西沧整日作战,估计早就累的不成样子,怎么可能是北帝的对手,所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而且,昨日晚上墨玄珲给他的提醒他更是早早地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将军尚且如此,将士们更是没有什么用心,只当觉得自己厉害,西沧都怕了他们,仿佛昨日西沧的撤退真的是被他们打的一般。

    没想到北帝的人漫不经心的上前,有气无力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剑,敷衍的应对着自己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西沧大军。

    然而,北使看着这群人就没准备放过他们,用了一贯最常用的方法,猛烈的进攻北帝的将士,不给他们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金将军一下子慌了神,然而此时双方已经交战,北使带着的西沧将士就像疯子一样的猛的打击北帝将士。

    北帝将士来不及反应就被打的损失惨重,将士们伤亡十分惨重。

    “撤!快撤!”金将军狼狈的后退,所有的北帝将士更是吓得落荒而逃,没长眼眼前的北使带的西沧将士会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被墨玄珲看在眼里,就等着北帝将士撤退回来。

    撤退回来休息的金将军狼狈不堪,想着昨天自己趾高气昂的样子真是打脸,没想到今天就会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墨玄珲又一次叮嘱,提醒北帝的将士小心。

    金将军看着西沧将士,不由得敬佩墨玄珲,竟然能同这样的疯子纠缠那么久,但是,损失惨重让金将军不想再继续出兵前去攻打西沧,决定扯皮起来。

    金将军带着北帝将士死活就是不出兵,想起和西沧的大战,不知道自己是有多狼狈,损失惨重,士气全无。

    “王爷,金将军带着将士在大营呼呼大睡,丝毫没有起身的念头。”墨玄珲的手下刚刚从北帝的军营过来,看着这样的场景,心底很是气愤。

    墨玄珲沉着脸色,墨染一般的眸子中都是怒火,“现在尚且让他休整,本王不想和他们扯破脸皮,毕竟残兵败将也是人手,还是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墨玄珲手下的人心里愤愤不平,想起北帝那群人如同猪一样的躺着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但是墨玄珲尚且给他机会,选择暂时忍一忍,不跟他计较,总会有办法让他出兵,和和气气的墨玄珲此时还不想闹得太僵。

    没想到金将军非但不领情,还觉得东华这个时候根本就是劣势,只剩一些残兵败将,一定还会仰仗自己,所以越发的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何必出兵,东华那墨玄珲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,而且,没了我们他们更是孤苦无依,不如趁机敲诈他们一点什么。”金将军手下和金将军一个心思,总觉得东华现在没什么优势,可以随意作妖。

    金将军得意的笑着,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茶盏,指了指说道:“本将军觉得你这个主意不错,就算我们要了什么,那墨玄珲也不可能和我们翻脸,你说是吧?”说着,金将军露出了阴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金将军的手下趋炎附势的笑着,一副狗腿子的样子,也指了指茶盏说道:“那,将军,此刻我们就可以过去,晚上就能让兄弟们吃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金将军狂笑不止,拍手叫好,起身就准备来到墨玄珲的大营。

    “墨玄珲!”金将军颐指气使的直呼墨玄珲的大名,觉得自己手中有把柄似的,胜券在握一般。

    墨玄珲听着金将军的声音微微皱着眉头,但是正襟危坐在自己的大营中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金将军不顾东华将士的阻拦,闯进了墨玄珲的大营,放声大笑,一屁股拍了下来,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墨玄珲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想了想,让我出战也可以,你墨玄珲就负责我们北帝所有将士的日常粮食用度,你看如何?”金将军阴险的笑着,对着墨玄珲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墨玄珲只知道金将军愚蠢,却没想到他还这样贪得无厌,心底震惊的同时又非常的愤怒,脸上尚且不动声色的压抑怒火。

    “怎么?金将军这是没有睡醒吗?怕不是在梦游?”?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