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彩兰的话说到了顾天成的心坎上,他是百分百的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先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他才拿起一支紫气东来的蘸水笔,把匣子顶端放置的一个扁扁的小瓷瓶拿出来,拔开塞子,这就要蘸墨水试用了。

    袁冬初提醒:“你拿的那支是勾线笔,写字用另一支更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冬初你怎么知道的?”周彩兰立即惊讶,“秦管事说,他们有试制了好几种蘸水笔,是根据不同行业的需要,琢磨出的不同笔尖。

    “顾当家现在拿的这支,正是划线用的,把原来的笔尖做了不小的改动,才成了现在的样子。若没有秦管事告知,我和相公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试用的时候,还觉着不好用来着,冬初你怎么一眼就能看出来?”

    袁冬初有点冒汗,她之所以知道,那不是她见过嘛。

    但人家古代工匠可没见过,仅仅根据不同行业的不同需要,短短时间就研制出现代的勾线蘸水笔……还是那句话,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。

    心里发虚,但周彩兰的问话她还是得回答。

    袁冬初笑了笑,说道:“万变不离其宗......(PC站点只显示部分内容,请下载飞鸟小说APP阅读
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