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91章 方子不卖

    贺家恒的脸早已黑成锅底。

    而贺鸿锦却是下意识的去看贺馨儿。

    就见她目光清明,沉静如水,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倒象是与此事无关。

    想到一坛火锅底料贵达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贺鸿锦深邃若潭的眸子轻闪。

    老二的话也不是完全没道理。

    若是换作别人,那方子早到手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莫要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为免贺鸿章再说些什么,贺家恒赶忙打断他,省得嘴上不把门,什么都往外说。

    被强行打断话头的贺鸿章,直觉在族长面丢了份,瞬音就提高了音量,“年青人做事没个决断,长辈教你,居然还不虚心听着!”

    本来他也不是真心为族里人着想,不过是当着族长的面,显摆一下罢了。

    结果贺家恒再三驳他的话,丝毫不顾忌他的面子,简直是没把他放在眼里,那还了得?

    所谓本事不大、脾气不小,说的就是贺鸿章这种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两句话不投机就炸了,咋咋乎乎的就呦喝了起来,“你面皮嫩,不想做恶人也无妨,把那人的信息给我!”

    被贺庆忠灌了几杯烈酒,贺鸿章已有了几分醉意,又被对方有意引导,这会已是放纵了本性,“不就是个小小的方子吗?老子勾勾手指头就能到手!”

    “嘿,我跟你们说,在这临安县城,就没有贺二爷办不到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打断了他,“贺二爷准备怎么拿人家的方子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若是个识抬举的就给几两银子打发了,若是个不识抬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贺馨儿沉静如水,目光清冷,淡淡的看着他,俏丽的小脸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老夫人暗暗蹙眉。

    生意上的事,她是从不管的。

    但瞧着贺馨儿突然开口,她就品出了几分。

    莫非是她?

    她目光复杂了扫了眼面沉如水的贺馨儿,心底微沉。

    其她女眷则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而回过神来的贺鸿章,则是直接懵圈,他转头看向声音来源,发现是贺馨儿时,得意张狂的表情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嘿,那些事不用你个小女娃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硬扯着嘴角,挤出一丝笑来,他自觉温柔极了,哪知贺馨儿根本不买他的帐,她冷声道,“贺二爷可知一坛麻辣底料要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那头,贺家恒与贺家杰对视一眼,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身为亲儿子的贺家杰并不为意,反而是贺家恒瞬间转移了视线,以免尴尬。

    “管它多少银子呢,咱们肯买他的方子就是抬举他,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那恐怕要叫贺二爷失望,方子不卖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

    贺鸿章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而贺家权与贺家忠则是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贺家宇与贺家宣下意识的去看贺家恒。

    女眷们除了老夫人,都是一脸呆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尖利的叫声打破了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贺玉茹情绪激动的大叫,“有你这个贱人什么事?用你管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族长与老韩氏同时开口斥责,不过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大老爷贺鸿锦沉沉开口道,“不知小女哪里得罪了大侄女,竟是当着咱们全家的面,如此辱骂?”

    贺玉茹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涨红着一张脸,吱吱唔唔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老韩氏气得直磨牙。

    贺庆权目光?暗不明,阴沉沉的扫向贺玉茹,“还不快向馨丫头道歉!?

    道歉?

    贺玉茹难以置信的看向族长,满心满眼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满她捣乱,气急了才口不择言的。”

    那头的贺家杰早听不下去,拍拍停止进食的大白,示意它该吃就吃,自己则站起身来,抬脚走向贺馨儿。

    边走边撸衣袖。

    大白抬起下巴,微雨用湿巾帮它擦了擦。

    然后它哒哒哒的就到了贺馨儿身边。

    贺家恒嘴角微勾。

    那头,贺家杰已经开始了怼人模样,“你算的哪棵葱,也敢在贺家骂我四妹妹,赶紧道歉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贺玉茹哪里肯低头。

    她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”

    贺家杰根本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他冷哼,态度极其强硬,“不道歉也行,现在就给我滚出贺家!”?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