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三更落雨

第两百九十三章、相视一笑轻王权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    你敢问心么?    敢问心么?    问心……    陆山君整个人如遭雷击,手中画着小王八的祭文跌落在地,脚步踉跄的接连向后退了两步。    他敢么?    他当然不敢!    只是大哥已经做了他的替死鬼了,线索完全抹断,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?!    莫非是……左相?!    他们是左相的人?!    左相这是要做什么?莫非是要登基称帝?!    陆山君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眸光阴沉不定的望向蔡元常。    蔡元常面色不变,心里却是忍不住嗤笑一声,挥了挥手高声呵斥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陛下遇刺,还不速速将这两个轻视王权的贼子拿下?!”    轻视王权?    随着甲胄落地的声音响起,宁无猜转过头来,看到虞青梅露出了一袭青衣,身后狂风涌动。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身后青色和紫色的光芒寸寸攀升,昂首嘶鸣的威武夔龙和展翼腾空的纤细腾蛇同时显现!    一个从异界穿越过来,心里只有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,不畏权势!    一个夔山混世小魔王,满脑子吃吃喝喝打架捉弄师弟,嚣张绝伦!    王权这两个字本身对他们来讲就毫无约束力!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    雷弧在剑锋上密集涌起,照亮了宁无猜那满是笑意的嘴角。    夔山。    灞河。    画江。    云州。    洛都。    始终陪在自己身边的,与自己并肩的,就是这一袭青衣啊……    “隆隆!”    剑锋上撩荡的狂雷将那些禁军横扫而出,抬头望向陆山君,宁无猜脚步未停,始终没有回头!    他知道,他的身后永远有着如花笑靥,一袭青衣!    “轰!”    狂风嘶鸣,将楼阁扯碎!    虞青梅踏着一名禁军落下,青衣浩荡,青丝舞动着望向陆山君,笑道:“如你这般酒囊饭袋也能即位登基?不过是些下作手段,还真以为世上没人治得了你了?!怎么样?姑奶奶画的小王八好看吧?!”    陆山君脸色铁青,闻言连牙齿都在剧烈颤抖着,指着虞青梅歇斯底里道:“杀!给我杀了这妖言惑众的妖女!”    虞青梅却仍是没有住口,反而一拳轰出万丈狂风,银铃般的笑道:“同时给南王投毒,有你们这两个儿子,南王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!来,再来多十倍的人,姑奶奶好好把你那些破事儿讲给大家听!”    “闭嘴!”    陆山君双眼通红,已然被刺激得失去了理智:“供奉呢?!大供奉呢?!快给朕杀了这妖女!”    然而人群中,那一群身披红黑色斗篷的人却不为所动,为首那人走出来缓缓抬头,露出一张老脸:“陛下稍安勿躁,敢问陛下,事实是否真如对方所说?”    陆山君满脸的不敢置信,奋力指着远方:“疯了!你疯了嘛?!你竟然听信一个妖女的妖言惑众!朕才是这南国的王!朕命令你,杀了那个妖女!”    “该杀的应该是你!”    宁无猜踹开禁军,身后昂首的夔龙星蕴发出隆隆震吼,踏上祭台,剑锋直指陆山君:“你与左相蔡元常狼狈为奸!重明郡!不老乡!云州!你们血债累累!弑父杀兄,大逆不道之罪!谋划东海龙族,挑拨龙族与人族的矛盾,至今东海还陷入妖潮肆虐之中,更是愚蠢误国!”    “该杀的应该是你这个无父无祖无法无天之辈!”    陆山君颤抖着向后退去,面色惨白的看向宁无猜。    随着宁无猜步步逼近,一道披着红黑色斗篷的身影瞬间拦在了宁无猜面前,沉声道:“我南国皇室内部的事,恐怕还轮不到你一个毛头小子插手。”    知命!    宁无猜眼神微微一缩,全身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!    陆山君神色一喜,像是突然找到了靠山一般,狠狠的笑道:“杀!杀!大供奉快给朕杀了这个轻视王权的贼子!朕有赏,重重的有赏!”    对方那犀利的目光扫来,宁无猜顿时眉心一痛,忽然有种被长剑悬在头顶的强烈危机感。    然而那目光来的快去的也快。    轻轻摇了摇头,那大供奉缓缓说道:“老夫只能保证殿下不死,仅此而已,夔门风云卿的弟子,殿下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为好。”    夔门,风云卿!    陆山君像是被重锤狠狠的砸中了一般,看着宁无猜,心底的悔意顿时如同毒蛇一般蔓延。    原来是他!    原来是这样!    为什么!为什么他当初没有足够的重视这个人?!若是当初第一时间找过去的话……    “你是玉致的人吧?朕……朕知道你……”    陆山君勉强露出一抹笑容,向前一步道:“我不知道玉致许了你什么好处,这样,如果你帮朕,朕可以封你夔门为护国仙门!怎么样?这样的条件已经很……”    “愚不可及。”    宁无猜冷冷一笑,看向不动声色的蔡元常,剑锋雷光涌起:“今日你和蔡元常这条老狗的人头,小爷我收定了!”    陆山君顿时面色惨白的望向蔡元常。    蔡元常站在纷乱的人群中,袍袖交叠着望向大供奉,声音平静的问道:“大供奉,你也是皇室的人,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么?”    大供奉眼神漠然,转头看向陆山君:“请!殿下问心!”    “荒唐!”    陆山君满脸怒气,挥袖道:“凭什么要朕问心!这是在藐视天子!”    大供奉微微皱眉,开口道:“殿下还未登基,眼下只能算是储君,所以还算不得是一国之君……”    “大供奉。”    见到陆山君脸色难看,蔡元常忽然开口道:“余下的皇子中,多是遛鹰逗狗之辈,就算二殿下真正干过这些事,眼下能稳住南国大局的,除了二殿下还有谁呢?”    目光咄咄,蔡元常语气平淡,却令大供奉的眼神不禁为之变了变。    从始至终,蔡元常就没打算避讳这件事,因为大皇子一死,陆山君就理所当然的失去了所有竞争对手。    为了社稷,为了南国!    皇室供奉们哪怕知道二皇子干的那些事,也得和他站在一起!    除非……    “还有朕!”随着一声带着怒意的咆哮,宛若雄狮一般,传遍满场。    所有人都抬起头来,看向远方的官道。    在一袭红衣的搀扶下,一道披着红黑色衮服的身影,眼神中透着坚定与愤怒,缓步走来……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