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黑石密码
    在院子里,林奇看见了穿着一件厚厚皮草的翠西女士,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雪白的大雪球一样。    那一身衣服可不便宜,林奇见过类似的,差不多要一万七八千块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得起的。    女性权益保护协会的高层都很有钱,而且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不弱的政治背景,在联邦搞组织和运动的人从来都不单纯。    不过总会有傻子愿意相信他们,还在他们的“劝说”下,把这些东西当作毕生奋斗的方向目标。    不管这些人怎么想,总之林奇是坚决不信的。    “林奇!”    林奇出现的第一时间,翠西女士也看见了他,她有些惊喜的呼喊了一声的林奇的名字,并且大步的朝他走去。    翠西女士不像别人那样会称他“林奇先生”,这是翠西女士的特权,她眼睛里充满了欣赏的光芒。    短短两年时间,林奇的事业就有了巨大的发展,到现在翠西女士都有些……难以置信,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做到的。    如果不是对林奇的身份背景有所了解,她都怀疑这是不是某个资本推到台前的下一代领军人物。    正是因为了解林奇的身份背景,他的发展才真正的叫人充满了惊喜。    站在门口的林奇主动迎了上去,“翠西女士,很高兴你能来访,我上次去约克州时他们说你有事公干去了,很遗憾我们没有能见面。”    翠西女士握着林奇的手摇了摇便松开,“上次……”,她笑了笑,“我们进去再说吧。”    “请……”,林奇领着翠西女士进了房子。    女佣接过翠西女士的手提包,帮她把帽子放在了专门给客人们放帽子的模特假人的脑袋上,又把她那件漂亮的皮草大衣套在了模特上。    对于一些昂贵的外套来说,人们不会把它挂在一副挂钩上,那会让衣服变形,帽子也是。    脱掉了冬天里厚厚的武装,翠西女士也松了一口气,两人坐在了沙发边上,等女佣送来热咖啡后,他们才聊了起来。    “上次我的叔叔正在竞选牧首,为了帮助他竞选成功,所以我那段时间一直不在约克州,很抱歉你去的时候我正好不在。”,她稍稍的解释了一下,不过林奇更认为这是一种女人骨子里的炫耀的习惯。    他故作惊讶的露出了那种表情,“牧首?”    “真是令人惊讶,他成功了吗?”    翠西女士很矜持的点了点头,脸上带着一种有些骄傲的笑容,“当然,他成功了。”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微微扬着下巴,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“成就”。    在拜勒联邦,教会的影响力非常的可怕,别看他们好像平时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声音,那其实只是他们不愿意太高调而已。    宗教毕竟是一个稍显敏感的组织,如果没有必要的话,他们不会太过于频繁的出现在报纸和媒体上。    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力!    按照目前一些机构的统计,整个联邦的信众一共有接近八千万人,占据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。    在联邦每一个城市的每一个区,最少会有两到三家教堂,像是一个人口大城的教堂数量更多,一个区内可能有三五家或者更多。    联邦有一百七十多座城市,却有着超过一千二百个教堂,这还不包括那种类似兴趣小组的地方——    在联邦的一些乡下地方,人口密度比较低,可能只是十来户农场主住在一起。    教会显然不可能为了这十来户家庭,三五十个人口单独建立一个教堂。    他们会以兴趣小组的方式聚集在某个地方,比如说某个农场的仓库里,里面会悬挂着十字架,有人担当“牧师”这一职务,或者轮流来担当。    要是把这种小兴趣组也当作教堂那样去看待,整个联邦的教堂就会数不清。    如此可怕的势力也的确不太适宜在媒体上出风头,只有偶尔发生大事情的时候,才会稍微报道一下,这也是联邦政府和资本家们的要求,更是社会稳定的基础。    联邦一共有九名牧首,可以说是教会内最顶尖的人物了,翠西女士的叔叔能够成为牧首,的确是很了不起的事情,她也有骄傲的资本。    林奇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,“那可真是太棒了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要拜访一下他!”    翠西女士很享受林奇的态度,她点了点头,“这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,随时随地你都可以去。”    林奇点了点头,这个话题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。    在稍稍停当的十来秒后,翠西女士说明了来意,这是一种很普遍的说话方式,她先抬出自己叔叔竞选牧首成功的目的,就是她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之后,林奇不会拒绝。    有点小心机,但这也是正常的沟通方式。    她稍稍思考了片刻,才轻声说道,“我需要你的帮助,林奇。”    林奇换了衣服姿态,脊梁挺得笔直,“我能为你做些什么?”    “说起来有些难以开口,但我一想到这些问题,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!”,翠西女士适当的露出了一些羞愧的表情,她没有直接回答林奇的问题,而是说起了事情的起因。    “现在联邦有五家和女性权益保护相关的组织,我们不是唯一一个。”    “市面上流传着一些……”,她耸了耸肩,“你知道,总会有人认为我们这么做是别有用心的,但不可否认,的确有些人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,让我们的行为被人们所误解。”    “所以我和我的一些朋友商量了一下,打算让人们更清楚我们为什么要强调女权运动的重要性,以及了解我们和别人是不一样的。”    她目光里有些闪烁着的流光,一直紧盯着林奇,说到底,她是来拉投资的。    翠西女士的叔叔成为了牧首之后就拥有了巨大的潜在的政治影响力,这些影响力她的父亲已经用不完了,还会有很多的剩余。    翠西女士作为家族中最受宠的“女孩”,他的叔叔给了她一点建议。    一方面是把她手里的女权组织尽可能的搞大一点,搞得正规一点,最好能消灭其他的女权组织。    其次,她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,加上她牧首叔叔的影响力,那么她就有机会迈入仕途,成为家族中第二名政客。    联邦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女性高层政客,同时让女性占据更高的位置,又是未来的趋势。    至少在高层中要有女性的身影,比如说女州长,女国会议员之类的,这是社会发展的一种趋势。    翠西女士本身就是女权运动的发起人之一,再加上她深厚的身份背景,不难走到那一步。    对于联邦的政客们来说,他们自己表现的有多蠢并不重要,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政治生涯,只要他们能够糊弄笼络住选民,就算他们白天在闹市街头裸奔,人们也会继续把票投给他!    家里人的想法很简单且直接,这一次没有什么机会了,因为时间上来不及了。    他们打算让翠西女士参加四年后的中期总统大选,以此作为踏上政治舞台的第一步。    在联邦任何人都能去竞选总统,选总统是没有什么门槛的,但没有太多人愿意那么去做,是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,这是要花钱的。    少则上千万,多则上亿,这些钱花了之后还不一定有什么结果,所以除了那些有党派背景的人能这么搞之外,普通人拉不到投资,就玩不起这样的游戏。    翠西女士下一次参选也不是真的就想要当总统,她只是借助这个机会把自己宣传出去,好方便她接下来踏足政坛。    虽说这是四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,可有些东西,现在就已经开始准备并且着手进行了,比如说造势。    林奇听完翠西女士说的那些话后很赞同的点着头,“的确有这些问题,想要扭转人们的看法,就要驱逐那些不正规的组织,你有什么想法?”    “扩大影响力,展开更多的活动,把更多有志于女权运动的人们团结在一起,争取早日实现男女平等!”,这些话翠西女士张口就来。    林奇配合的掏出了支票本,拿出了钢笔,扭开了笔帽,“我的工作也很忙碌,可能没办法每次活动都到场帮助你,我唯一能做到并且做好的,就是填写这些小卡片,希望你不要拒绝……”    她当然不会拒绝,这就是她来这里的目的之一。    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的,她抬起手先按在了林奇的手腕上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,她说着顿了顿,然后又说道,“你能有这个心意就足够了。”    翠西女士的女性权益保护协会是非营利性社会公共团体,它的性质相当于一定程度的公募基金,换句话来说,当有人需要的时候,组织的营收是要向社会公开的。    谁捐了多少钱,这些钱用在了什么地方,都要公布出来。    如果有人一口气捐得太多,难免会有人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幕后交易。    翠西女士的话暗示了一下林奇,林奇也听明白了,他刷刷刷的写在了支票本上,并将它撕了下来,交到了翠西女士的手中。    她欣喜的看着这张支票,本以为还要再多费一番口舌才能拿到这笔捐款,没想到林奇这么痛快就给了,一点要求都不提!    “太感谢你了,林奇,如果女性未来能够真正的站起来,其中就一定会有你的功劳!”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